>

《陈情令》虞夫人想过砍了魏无羡的手吗,魏无羡和金子轩的第二场正式冲突伴随着众人一句

承接上集说起,第6集一开场就是蓝启仁为所有求学的世家子弟介绍自家先祖蓝安生平四景——漏窗“伽蓝”、“习乐”、“道侣”、“归寂”。归结如此一言以概之:蓝家多情种。蓝老爷子也旁敲侧击地引出:道侣即是天命之人的说法,这是本集出现的第一个引子。

问:《陈情令》虞夫人想过砍了魏无羡的手吗?为什么? 莲花坞灭门那日,王灵娇上门找茬,一顿讨伐,虞夫人就给魏无羡抽成重伤。接着王灵娇不依不饶非要魏无羡一直手。此时虞夫人让关紧大门。这里我就看不懂了,她是这里就想暴揍这个女人,还是听见监察寮这三个字认为对方来者不善才开始反击的。如果王灵娇只是想讨个说法,她会不会真砍了魏无羡右手啊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虞夫人想过砍魏婴的手,前提是一只手可以换回整个莲花坞的安全。

在熙熙攘攘的谈笑声中,魏无羡和金子轩的第二场正式冲突伴随着众人一句“如今的仙门百家也不乏清丽绝伦的仙子,哪位仙子最优?”的玩笑话正式拉开的帷幕。当事人被提及自己最不愿提及的问题,金子轩这只花孔雀难免傲娇嘴硬,他冷着脸不语,当提问的人不明所以继续追问,被触及了金家独子的自尊心。对于自己指腹为婚的天命之人,子轩大少爷轻飘飘一句:“不必再提。”

虞夫人是典型的嘴硬心软,要知道紫电是认主的,虽然平时与她夫君经常吵,水火不容。虽然说魏婴是家仆之子,但魏婴依旧是莲花坞的大师兄。并且,在魏婴被,江澄,厌离被绑在船上的时候,紫电是认江叔叔的,同样紫电也是认魏婴的。从另一方面看出虞夫人已经把魏婴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图片 4

从三个方面分析虞夫人的嘴硬心软

偏巧不巧,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挤压许久的不满还是被江氏一族的魏魏和江澄听到,WiFi脸色虽未变,但是他反问的语气中却是刻意压低自己的愤怒,魏金二人的矛盾一触即发。

第一,王灵娇要严惩魏无羡,虞夫人表面上用紫电猛抽阿羡,不讲一点情面,还放话“可以让他好几个月下不来床”,其实,这只是一种障眼法罢了,为了能让温氏善罢甘休,虞夫人毕竟手下留了情的,要不然后来阿羡怎还有能力看顾江冲动的江澄和柔弱的师姐。

——不必再提。

第二,王灵娇此次来莲花坞目的并不单纯,岂是一顿鞭子能收场的。听到要砍阿羡右手的时候,虞夫人再也不能忍,一声“贱婢敢尔”霸气侧漏,那句“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不仅惊得江澄和阿羡目瞪口呆,也让追剧的我们暖心和感动,这么多年,虽然嘴上不承认虞夫人已经把阿羡当成了自己家里的孩子。

——你师姐有何让我满意?

第三,当知道此次莲花坞肯定躲不过被屠的劫数,她拼劲全力把江澄和阿羡一起救了出去,并让紫电保护二人到安全的地方,“都是你,这个死小子,咱们家遭了什么样的祸了”“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虞夫人那一句句责备和嘱托,对魏无羡是认可也是信任。

——你那么稀罕你的好师姐,便向他父亲要去,反正他不是待你比亲儿子还亲。

从个人观点来看,张净桐对江夫人这一角色的演绎还是比较到位的。剧迷们不仅被她的颜值征服,还深深沉沦在她当之无愧的当家主母的气质中,不管心中装着多少私人恩怨,当要守护家园要守护家里人的时候,她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金子轩这几句话一句比一句难题,尤其是最后一句,在魏无羡听来不但是侮辱了他和江厌离的姐弟之情,更侮辱了自己对江宗主的崇敬之义。金子轩的话不一定是他自己想来的,可能更多的还是道听途说的成分居多,细思极恐一个愣头青都敢直指鼻子嘲讽魏婴和江氏一家的关系,那么其他路人会不会把云梦的闲话传的更难听了呢?这是通过外人嚼舌根为后面云梦江家因为魏无羡而生出种种不相和谐埋线了伏笔。

“我为尊,你为卑”将百年仙家眉山虞氏的气势展现得淋漓尽致。

想到这,魏魏握紧了拳头:好你金子轩,我上次已经让过你一回不和你计较,这次还敢在我魏无羡面前大放厥词,不打你难道还要留着你过年不成!

可以肯定的说虞夫人对魏婴的嫌弃是从里到外,从头到脚,从小到大,从始至终,从未改变的。

图片 5

但仅仅是嫌弃,从不曾恨毒。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就不可能对魏无羡痛下杀手。

图片 6

之所以厌恶至深,归根究底是出于嫉妒,源于羡慕。

说时迟那时快,魏魏二话不说直接攥紧拳头,照着金子轩引以为傲的脸砸去,一时间众人乱成一团。打架一时爽,事后火葬场。WiFi不出所料的二进蓝家祠堂跪罚,看不出我们的老祖和蓝氏祠堂颇有渊源,缘分不浅啊。然后,云深不知处掌罚者装成“我就是路过过来看看绝对不是特意来看魏无羡”的蓝忘机慢条斯理地从祠堂大门走过,望着罚跪人的背影他稍稍停了停,一记回眸满眼的关切不言而喻。

这里就不得不先说说,藏色散人与江枫眠和虞夫人间的一段陈年往事。

图片 7


图片 8

痴情江郎恋旧人,虞家小姐枉相思,三人同行终难成,“月光”总照别人家。

剧中有一场景,魏无羡等人回到云梦时,家主江枫眠安排妻儿共餐。

女主虞夫人全程讨债脸,眼里心里只有亲子江澄、江厌离。言辞虽犀利,但关怀之情难掩。

江澄耿直,总替魏无羡说话,暴躁的虞夫人当时就说出:

“谁让你娘比不过别人的娘”。

从这句打翻醋坛子的话中,明显可以听出,江枫眠当年肯定是钟情魏婴之母藏色散人,而且是情难自已,情根深种。

但佳人最终求而不得,遗憾错过,江枫眠迫于无奈另娶虞夫人,多年心中“朱砂痣”成了夜不能寐的“意难忘”。

他感慨,虞夫人气恼。埋汰他,他还不愿辩解,连吵都不愿与发妻吵,还真是“薄情寡义”,“忘恩负义”,连个“借题发挥”的机会都不给虞夫人。

图片 9

吃醋需要发泄,闷葫芦江枫眠不解风情,那只能曲线找痛快,母债让子还。

自家“冤家”像木头,宁死不陪自己撒气,整不了老的,还治不了小的了吗?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说不得魏无羡,还不能教训下自己儿子了,不含沙射影,旁敲侧击,指桑骂槐一番。

万一哪天宝贝儿子真被魏无羡带跑偏了,那该如何是好。当年输了“面子”,难道如今还要搭上“里子”?

答案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新仇旧恨”,她虞夫人要不逞逞口舌之快,过过“唇枪舌剑”的嘴瘾,怎么对的起她“紫蜘蛛”的威名。

是以,打从魏无羡踏入云梦江氏大门那一刻,这种“耳提面命”,“苦心教导”自然是“多多益善”,一分不少了。


不过即便在如此高压的环境下生存,魏大侠还能活蹦乱跳,放飞自我,胸怀大义。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可见,虞夫人对其管教还是留有余地,尚有空间的。

吃醋归吃醋,上一辈的爱恨情仇不该牵连下一辈的天性使然。这一点上,虞夫人从来不会混淆,从来明辨是非。

“我心我主,我自有数。”

谁敢说,魏婴这句名言没有多多少少受到虞夫人黑白分明,善恶有序原则的潜移默化影响呢。

为什么虞夫人如此厌恶魏婴,那般嫉妒魏母,却依然能保持客观,秉公办事呢?

——你又闯了什么祸事被罚了?

出身高贵,品德高尚,意识优越,爱憎分明。

当初王灵娇“狐假虎威”带人去莲花坞找江家发难。

她记恨魏无羡曾得罪过她,巧立名目,颠倒是非,胁迫虞夫人严惩魏无羡,要她剁其右手,以解心头之恨。

虞夫人依言照做,“紫电”怒抽魏无羡,以儆效尤。

但王灵娇依旧不依不饶,咄咄逼人,定要魏无羡以手相还。

结果“大失所望”的被虞夫人狠狠教训,她怒火中烧,强加狡辩,欲与虞夫人一较高下。

岂料,被虞夫人一番自报家门,打脸羞辱,颜面尽失,无耻小人行径原形毕露。


【划重点:关门教训,当时门外有多少双温氏眼睛盯着,虞夫人不是不知道,让王灵娇恃宠称娇的在江家大放厥词,温晁派了多少眼线盯着,虞夫人不是不清楚。

如果真的要剁了魏无羡右手,更不应该关上大门,直接大明大放的把门开到最大,不是才能让温氏眼线看清江氏怒斩魏无羡以表顺服的“忠心”吗?

不开反关,江氏“忠心”不就看不到了?那为什么还要关,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关门打狗,教训王灵娇,甚至杀人灭口,不能让门外温氏眼线看到,不能给江氏留下祸患。】


回到主题,虞夫人这段痛快淋漓的回击,让王灵娇出身低贱,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赤裸裸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也让我们看到一位傲娇的江氏主母,雷厉风行,威严不容侵犯的风范。大家礼仪,大家气度,是非黑白她自有判断,如何抉择由她说了才算。

不放过奸邪,也不滥杀无辜,这是教养,也是规矩,可顺不可逆。

他教训魏无羡,是想惩治他不该胡作非为,不该惹祸上身,不该多管闲事。

但总归是教训自己门中弟子罢了,知错,她便打他,不知错,她就更加严厉的修理他。

无论方法如何,惩治到他知错,长记性就是终点。伤他性命,废他手脚,要他失去做人的尊严。

这种行为,虞夫人是绝不会做的,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去想的。

原因无他,魏无羡自幼长于云梦,他是什么品行,什么作派,虞夫人比王灵娇清楚。自己的弟子,自己管教。

她不包庇,但也绝不任人践踏,污蔑魏无羡就是打脸江氏夫妇教导无方;践踏魏无羡,就是公然与整个云梦江氏为敌。

是可忍孰不可忍,江氏子弟,岂容他人置喙。

——你怎么老是闯祸,闯祸都闯出圈儿了?

“云梦双杰”,江氏满门未来的希望,护其周全,虽死不悔。

众人皆知,王灵娇此次大张旗鼓的去云梦“立规矩”。背后隐藏的温氏统一仙门百家,妄自尊大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云梦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誉,恐怕惟有以死相拼,才能保全。

惩治魏无羡不假,那是私人恩怨。灭江氏满门,“顺温者昌,逆温者亡”,才是最终目的。

即使断去魏无羡手脚,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自断臂膀罢了。温氏的野心根本不会得到满足,霸占云梦的脚步也绝不会就此停下。

既然总要鱼死网破,那总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江澄单纯,本性良善。厌离柔弱,不堪大任。一双儿女总要有人保护,有人辅佐。

魏无羡就是这把“保护伞”的最佳人选,他聪明伶俐,稳重踏实,心思奇巧,不易被骗。关键还欠江氏养育之恩没报。

留下魏无羡就是留出了江氏姐弟的活路。

于情于理,魏无羡都不该残废,不会残废,不能残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与江氏姐弟共同完成。

——跪在青石子路上膝盖疼不疼啊?

隐藏细节

当虞夫人送江澄、魏无羡乘船离开之时,为使船行速度加快,她寄出一张符咒于船身上。

细想一下,全剧最擅长使用符咒的非“夷陵老祖”魏无羡莫属。那么他的符咒又是由谁启蒙,从哪里学的呢?

片中零星提过魏无羡之母为藏色散人,师从抱山散人,她们虽皆仙法高深,道行精妙。但没有任何明确事实说明,她们教过魏无羡符咒之术。

且以魏婴熟练运用符咒于各个方面,炉火纯青的驾驭能力来看,必定是自小习得,且师从名师。

他自幼身处云梦,被江枫眠收养,视若亲子,不同家仆。唯一有资格教他修行术法的,只有江枫眠和虞夫人。然而并没有证据表明江枫眠会符咒。

那么唯一能教他符咒术法的就只有“暴躁师母”虞夫人了。

为什么那么讨厌他,还要教他符咒术?

这一点从虞夫人收拾王灵娇时,愤然说出:

“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你算什么东西?”

寥寥数句,就可以看出,她刀子嘴豆腐心,早已视魏无羡为亲人的心理不言而喻,不然也不会传他符咒术法,教他运用纯熟。


所以,嘴硬心软的虞夫人无论从哪一方面考量,都绝不会对魏无羡痛下杀手,是肯定的。

虞夫人从来就没想过要坎魏婴的手。

第一:温氏来势汹汹本就不是善类,虞夫人用紫电惩戒魏婴,其实是变相的保护,看似严重,事实证明魏婴并没有伤筋动骨,温氏跋扈、嚣张,门下弟子众多,江氏还不是对手,虞夫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第二:虞夫人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因对魏婴母亲的嫉妒心,多年来虽然对魏婴冷眼相待,时常罚跪,但到底还是和江枫眠一起把魏婴从小抚养长大,魏婴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虽爱不明显,但也从没有没有恨。

第三:虞夫人是爱江枫眠的,看在江枫眠的面子,她也不会真要砍魏婴的手,如果她真的砍了魏婴的手,可能真的就和江枫眠成陌路人了,同时,虞夫人也是名门世家出身,还是明事理、辨是非的人,谁对谁错,心中自知。

综上所述,虞夫人从来就没想过要砍魏婴的手。

肯定不会呀,如果她真的心狠手辣想要整魏婴的话,魏婴也不会完好无损的活这么大,还能保持本性。

王灵娇来莲花坞时,正值江枫眠江厌离出门,两个最护着魏婴的人都不在,她如果真想砍魏婴的手的话,此时是最好的机会,也有最合理的理由。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跟王灵娇翻脸,她知道翻脸的后果就是莲花坞将招至大灾,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这么做了。所以她真的只是嘴上不饶人,心里还是把魏婴当家里人的。

魏婴在云梦的地位跟江澄是一样的,从云梦的百姓的对他们两个的态度能看出来,江家是拿他是当少爷养的。

虞夫人作为江家的主母,如果她想要整魏婴或者想治他于死地,她有太多的时间和机会了,根本不会允许魏婴活这么大,还这么优秀。

莫玄羽献舍之前,住在他莫府里,被莫府上下折磨的不成人样,莫府的下人都敢对他又打又骂,而莫夫人还是他的亲姨母,相比于莫夫人,虞夫人对魏婴是真的很好了。

我觉得不会

羡羡其实算是虞夫人情敌的儿子,但江枫眠把羡羡接回家的时候虞夫人接纳了羡羡,换成一般女子我觉得接受不了,但她接受了。而且从魏无羡长大之后可以看出虞夫人并没有阻止他长的好,没有因为自己的儿子比不上魏无羡就阻止羡羡的成长,可以看出她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但他的心并不坏,而且她一直是把羡羡当做莲花坞的人的,自然不会因为王灵娇的一句话就砍下魏无羡的手的,而且从她平时以及他自杀的情况看,她性子很烈,平时可能很严厉,但发生了事是护犊子的,是不会容忍外人欺负到家门口的

这个肯定是没想过的,虞夫人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虞夫人因为嫉妒魏无羡的母亲而牵涉到魏无羡身上,但虞夫人也没对魏无羡做过什么真的实质性的伤害,更多的是和两叔叔争吵,骂江澄,挖苦魏无羡……

虞夫人把鞭子抽在魏无羡身上,但那时真的是在救他,没办法的,温氏摆明是拿魏无羡当借口找茬的,为了保护整个莲花坞只好打魏无羡堵住王灵娇的嘴,不让王灵娇再惩罚魏无羡,这是另一种护犊子的方式。虞夫人后来抽王灵娇也算是给魏无羡打回来了。这也才有机会放魏无羡和江澄走,可惜最后还是赔上了整个莲花坞,虞夫人把自己的儿子交给魏无羡,让魏无羡护住江澄,若不是信任怎可能托付?如果虞夫人真的想害魏无羡就没必要救他,只放江澄自己走也可以啊!所以虞夫人真的没真的想伤害过魏无羡

作为书粉的我明确的告诉你:绝对没有。虞夫人算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代表人物了,嘴上说着魏无羡,其实心里也是爱他,想去保护他的。虞夫人一个那么高傲的人,不允许她放下自己的姿态而已。如果她真的想伤害魏无羡那机会实在是太多了。他对魏无羡的不喜,只是对江枫眠的一种抱怨,一种不满而已。而且从最后她救江澄和魏无羡就可以知道,她至始至终其实都没有想过害魏无羡吧。

当然不会!魏无羡顶多挨顿打!

虽然虞夫人对魏无羡不是很待见,但她的行为就像一般家长一样,当面打了魏无羡算是给温氏一个交代,谁知道王灵娇过来就是找个噱头来占领莲花坞!醉翁之意没在酒罢了!

当时的情况最合适的处理方式是虞夫人打魏无羡一顿,互相都有台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谁知娇娇前来的用意并不只是泄愤,她就想顺便借虞夫人的手整治魏无羡,让虞夫人砍了魏无羡的手,但是虞夫人也不是软柿子,由不得娇娇得寸进尺,关上门就娇娇就给几个她自爱吃的大嘴巴子。虞夫人也是个刀子嘴,一边收拾娇娇一边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你闯进我家里,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人,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如此放肆,你个贱婢。”护短的心也是很强啊,这不就是一个家长说的话嘛,也足以表明虞夫人早就把魏无羡当做自家人了,怎么可能真的砍他手呢,其实还挺感动的!虽然魏无羡挨了顿紫电,不管怎么说江枫眠和虞夫人还是给了魏无羡一个家!

一家人都在互相保护!

虽然说虞夫人因为嫉妒魏无羡的母亲,对魏无羡言辞苛刻,不冷不热,但是虞夫人的本质并不是一个坏人,如果她真想砍掉魏无羡的手的话,或者是想魏无羡死的话,到后面她也不会把魏无羡救走,我觉得她的性格和江澄一模一样,嘴毒心直爱怼人,但内心还是善良的!

虞夫人是不会砍魏无羡的手的,不仅不会,还会护着魏无羡,魏无羡对其来说应该是仅次于家人的存在。

虞夫人一直看魏无羡不顺眼,是误会江枫眠之所以对魏无羡特别好,是因为魏无羡的母亲,但这是大人的事,尤其虞夫人出身大家族,有自己的骄傲。

而且虞夫人并没有赶魏无羡出云梦,也没有让自己的一双儿女远离魏无羡,说明一定程度上虞夫人是认可魏无羡的。

这个肯定是没有的,虞夫人虽然嘴很毒,老是说魏无羡的不好,嘴巴和行为让人看起来像是对魏无羡很不好,其实内心里不是这样子想的,魏无羡很小就到云梦江氏了,如果虞夫人真的讨厌他,就应该从小的时候就真的对魏无羡很不好了,魏无羡也不会从小养成这么开朗活泼的性格,其实虞夫人对魏无羡还是不错的,只不过虞夫人自己也有儿女,家里也有仆人,总不是老是对魏无羡很好而忽略了自己的儿女吧,那样子家里的仆人会怎么说三道四,所以虞夫人才只能刀子嘴豆腐心了。

——要不要我到叔父那儿给你求情?

图片 10

图片 11

就在蓝湛老妈子泛滥的同一时间,WiFi像是心灵感应一般立即回头,见到来者是忘机兄大喜过望,连忙主动打招呼套近乎。就在他起身的一刻,蓝二公子操碎稀碎的心被这个登徒子喂了狗,本以为魏婴肩膀一颤一颤是受辱抽泣,怎曾想他那是在挖蚂蚁洞。

图片 12

图片 13

——你给我滚蛋,滚得越远越好!

于是乎,蓝湛公子拂袖愤愤而去,但这也暴露了他关心则乱的心态。

魏婴被蓝湛莫名其妙的生气弄得摸不到头脑,和损友江澄相互调侃之际,抬眼就瞧到江氏宗族——江枫眠亲自来接他回家。一长一幼其乐融融的父子温情一下子便让一旁的江澄落寞了不少,这里是魏无羡和江家四口出现的第一个嫌隙,或者说是第一个内部矛盾——江澄的嫉妒。

图片 14

不日,被姑苏云深不知处赶回家的WiFi,终于回到了朝思暮想的莲花坞,也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师姐江厌离。这里有一个对于江厌离人物刻画的细节,阿离步行来到莲花坞的码头准备迎接远归的父亲,通过她和云梦小镇的农人之间的对话可以看出,阿离是个十分乖巧有礼、十分受到莲花坞众人爱戴的好姑娘。所以说,子轩兄,您这傲娇一时爽,到头来可就得是追妻火葬场了!

接下来,WiFi和许久未见面的师姐好好撒了一会儿娇,三岁的羡羡耍着赖皮向师姐讨要自己最喜欢的莲藕排骨汤,这里也有个小小的细节,阿离用指肚轻轻点了点阿羡的额头,笑道:“保证辣出你的眼泪花”。姐弟情深溢于言表,温情的一幕足够说明魏无羡为了阿离的尊严不惜和金子轩动手的理由。可能对于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WiFi而言,江厌离充当了他母亲的一面多于姐姐的情谊。

图片 15

待到江枫眠下船后,头一句便问女儿:“你娘呢?”

被问者嘴边的笑容稍稍收敛了几分,答道:“在校场。”

镜头立即切换到莲花坞校场内,江枫眠一众学生集体被罚成一排,个个大汗淋漓,酷暑难耐还要忍着虞夫人的责骂。(嬛嬛,是你吗!!!)

这里没有直接给虞夫人正脸的画面,而是通过一个转动紫电指环的动作慢慢引出江家,夫人的出场,这个动作其实很眼熟,对不对?转动紫电指环的动作和盛气凌人的说话口吻,都和第二集舅舅刚出场不久时几乎是一模一样,不愧是亲娘俩啊!舅舅绝对得虞夫人真传!

图片 16

图片 17

就在虞夫人指桑骂槐的时候,阿离甜甜的一句:“阿娘”,就能让怒气冲冲的母亲情绪稍微缓解。但随后她看清女儿身后跟着的魏无羡,气又不打一处来,眉头立即竖了起来,可见对WiFi的憎恶之深。这里也交代了江家第二个不和谐之处——虞夫人的吃醋。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将魏无羡连同江枫眠一同臭骂了遍之后,眼看着战火愈演愈烈,剑拔弩张之际,还是阿离及时挺身而出充当消防员,握住母亲的手,嘴甜了转移话题,才让虞夫人稍微消了消火,转身离去。这里阿离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能看出师姐的善解人意。

图片 21

图片 22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性格对比,在校场里,当众师弟看到大师兄魏无羡归来而喜出望外之时,稍稍懈怠了一点,虞夫人便一记眼刀将受罚的学生吓到腿软。而在阿离说:“你们师兄弟好久不见”时,众师兄弟又胆怯地望向师傅江枫眠,确定他笑盈盈点头示意下,集团狂欢在一起。夫妻二人强烈的对比性格,寥寥几笔便刻画的十分具体。这也从侧面衬托出江氏夫妇性格上的不和。江家的第三个不和谐之处由此而生。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夜幕十分,江枫眠在家中凉台找到妻子,小心翼翼送上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想要哄哄生气的虞夫人。这里有个小小的细节,虞夫人看见丈夫放在石桌上的木质礼盒,轻轻抚摸了一下,动作十分温情。说明她对于江枫眠感情的小小表露。

图片 27

但随后丈夫江枫眠便把他将阿离婚事解除的消息告诉给了她,虞夫人先是一惊,立即会意江枫眠无事献殷勤的原因。她怒火中烧,将夫妻之间的不和归结到两个人的婚姻是由父母强塞给自己的缘故,于是五指攥在一起。

图片 28

图片 29

于是她老调重弹,将一肚子的邪火发在魏魏身上,大骂道:“他(WiFi)今日打散了阿离的婚事,明儿不知道还捅出什么篓子?”谁知,虞夫人一语中的,江氏之祸便是由魏无羡一人引起,祸及整个云梦灭门的惨剧。听闻,江枫眠紧紧握紧了衣襟,不愿多做口舌之争。

图片 30

池塘的对岸,阿羡将两个人的争吵听的一字不差,他浑浑噩噩地往回走,内心自责不已。直到他在长廊的尽头看到江厌离。师姐没有将解除婚姻的事情怪在他的头上,反而安慰魏魏说,自己也不是很喜欢金子轩。但一个落寞的背影,WiFi就知道阿离其实是很难过的。

图片 31

图片 32

但是江厌离反倒是是安慰为自己出头的弟弟,她的眼角眉梢中都是对WiFi的疼惜,她说:“错不在你”,“我还不了解你,肯定是金公子说了什么”,这么好的师姐,就是魏无羡心中的支柱,支撑他慢慢走向命运的深渊。

图片 33

图片 34

接下来一个场景图非常具有深意,江厌离对于解除婚姻和父亲江枫眠的看法一致:强扭的瓜不甜。随后便在池塘里出现一对并排游来的锦鲤,然后又各自游开各奔东西。这是对江厌离和金子轩解除婚姻的隐喻。

图片 35

虽然很伤心,但是江厌离接下来的话说的非常有骨气,也是体现了她非常中的人物性格——倔强且自爱。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也不必爱过留恋你,难道我不配拥有一份纯粹的爱情吗?

图片 36

图片 37

紧接着又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构图,镜头由左向右,做出一个场景的连接,魏无羡对江厌离百般数落金子轩如何如何中看不中用,然后远在金陵的金家大公子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该啊!)。

冬去春来夏又至,那日WiFi同往日一样从山间打山鸡回来(山鸡死时的喊声那叫一个凄惨),碰巧遇见江澄求学归来,便立马想出作弄他的办法——在莲花池里装死。这里有个友情提示,魏魏泡在水里装死会呼应江氏灭门时的一个场景,请大家注意一下。魏魏很喜欢用各种搞怪的行为玩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然后江澄就非常给面子的被WiFi泼了一身的水,两个人笑作一团。

图片 41

魏无羡上船向好兄弟伸出手拉他起身,嬉笑打闹中两个谈到马上要在无夜天城举行的清谈盛会,命运的齿轮又向前行进了一步。

图片 42

图片 4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新闻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陈情令》虞夫人想过砍了魏无羡的手吗,魏无羡和金子轩的第二场正式冲突伴随着众人一句